木船新闻

昔日秦淮画舫船宴名菜云集

日前玩夫子庙归来,不禁想到朱自清和俞平伯先生的名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文中描述泛舟秦淮的景状,令人印象深刻。他俩身为布衣,铜钿不丰,只雇乘放两张躺椅喝茶的“七板子”小船。按南京话说,这是条“小边杆儿”扁舟;而相对于口袋丰润的主顾们,则会雇条放八仙桌的“中边杆儿”游船;若游者是更有钱的阔佬,当会雇上放两张大方桌的豪华“楼船”,俗名“大边杆儿”。“中边杆儿”以上游船的雅名称“画舫”,设有船宴。其实,旧时每到阴历四五月,尤其赛过“秦淮龙舟”后,河上灯船船宴就会忙活起来。

 

秦淮画舫起始于唐而兴盛于明

 

     秦淮画舫起始于唐而兴盛于明。朱元璋定都南京后,曾以“召见”为名,将南方九省及南京地区的地主豪绅约两万户强迁汇居到内秦淮河一带,沿岸构筑了大量别墅和河房。为彰现太平盛世,洪武五年(1372年)朱元璋下令于元宵节在秦淮河上燃放水灯万盏,亲赐对联鼓吹繁荣,发动贵戚功臣、官绅商民乘坐灯彩船舟在河面观赏,盛况空前。自此伊始,秦淮灯船迅猛发展,两岸灯火灿若繁花,笙箫歌唱日日不断,文人墨客纷至吟诗作画,留下了诸多金陵名篇佳作。

 

据考,鼎盛之年,停泊穿梭在大中桥畔一带的画舫游船,林林总总不下二三百条,时有“秦淮灯船甲天下”之誉称。昔年,南京偏远处尚属农耕地带,东水关以远地区还颇空旷荒凉,是一片天水相连景象。平日里,船儿要摇到夫子庙一带地段方能显现出市井繁华:河厅、酒楼、舞榭、灯红酒绿、树影婆娑以及弥散出的歌女汗香……十里秦淮从东水关入城,流经镇淮桥、夫子庙直至出西水关,漫长的河道犹似一条银丝带穿城而过,把城内诸多繁华丽景有机地串连起来,点缀得勃勃生机。这种带有脂粉香腻的热闹景象从端午节前开始要延续到中秋节,这三四个夏季月份的灯船生意极为兴旺,甚至在正月元宵节也有游者要租船赏雪景的。这种盛况直到清末民国初时仍未衰减。在吴敬梓名著《儒林外史》、《秦淮画舫录》等书内皆对秦淮画舫盛事多有刻画和描述。“桂花干贝”等名菜都是流传下的船菜

 

    往昔阴历四五月是漫游秦淮河的大好季节。每届此时,船家们便纷纷将游船涂上漆、挂上灯彩,大小画舫轻舟都泊靠到码头岸边,吆喝迎接游客的到来。城内游客便纷至沓来,登船的登船、设宴的设宴,人群络绎不绝、熙熙攘攘,呈现一番热闹景象。一入夜晚,画舫上灯火闪烁,犹同白昼;吹箫弹唱,响彻云霄。沿河的船舫上或由船夫撑篙或由河娘划桨,从复成桥直通达聚宝门,漫长的河面无处不有灯船在!这之中,以复成桥堍、桃叶渡口及夫子庙月牙池等地景况最盛,最为热烈;沿河码头河厅,则数桃叶渡玉壶坊、东(西)钓鱼巷、大中桥、复成桥等处最集中;从大石坝街直延至东关头闸,私宅河厅一座连着一座,像清代退休巡抚刘铭传的刘河厅、刘的同乡周盛波的周河厅,淮军首领郭月楼的郭河厅、杨总戎的杨河厅以及人称“郭五呆子”的郭河厅……造型皆相当别致,典雅壮观,历来一直传为佳话。

 

    秦淮画舫业的兴盛,牵连带动了夫子庙和秦淮河畔餐饮业的应运而生。餐饮业的发展,反过来又刺激了灯船业的兴盛、促进了秦淮船宴的昌隆。极具特色的金陵画舫和秦淮船宴闻名于世,尤其拖带的火舱船“麻雀虽小,五脏齐全”,能于游客不知不觉之中将炖、焖、蒸煮、烧炒出的一道道美味佳肴次第奉上,让食客尽享美味可口,享誉大江南北。画舫上涌现出的一批船菜至今仍负盛名,今日餐馆中的“彩色鱼夹“、”桂花干贝”、“芙蓉鸡排”莫不都是昔日创制流传下来的船菜;誉满全国的“金陵厨王”胡长龄先生就是民国时期曾为“大边杆儿”烹制船宴的烹坛名厨之一。


下一篇: 乌篷船赛会
版权所有 兴化市兴泓木船厂